新聞文化 /【行業(yè)新聞】

抵扣不足和抵扣不全面是建筑業(yè)“營(yíng)改增”后 企業(yè)負擔無(wú)法明顯減輕的問(wèn)題所在

來(lái)源: 2018-06-06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18-06-06 11:07:52 瀏覽量:

根據財政部和國家稅務(wù)局于2011年11月16日下發(fā)財稅﹝2011﹞110號文件《關(guān)于印發(fā)<營(yíng)業(yè)稅改征增值稅試點(diǎn)方案>的通知》,建筑業(yè)營(yíng)業(yè)稅改增值稅的試點(diǎn)工作從2016年5月1日在全國范圍推開(kāi),已整整兩年時(shí)間了。該110號文件出臺當初,經(jīng)調研兩家房建特級資質(zhì)企業(yè)的稅負比“營(yíng)改增”之前分別增加了91.78%和122.15%,一家裝飾企業(yè)稅負增加了1.8倍??梢哉f(shuō),全行業(yè)對“營(yíng)改增”可以減輕企業(yè)負擔持懷疑態(tài)度。結果由于建筑工程普遍施工周期較長(cháng),即使到2016年底大部分企業(yè)在手項目絕大部分依然干的是實(shí)行“營(yíng)改增”時(shí)間節點(diǎn):2016年5月1日以前簽訂的項目,加上有少數企業(yè)鉆政策不配套、征管人員業(yè)務(wù)不熟悉的空子,把一些應該按照新政策計稅的,提前按老項目交稅,所以實(shí)施改革一年得出了沒(méi)有增加負擔這一個(gè)不切實(shí)際的調研結論,實(shí)際上是誤區和假象。

經(jīng)過(guò)建設行政主管部門(mén)、建筑行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及建筑業(yè)同行不斷做工作,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出臺部分補救政策,2017年對2016年企業(yè)實(shí)行“營(yíng)改增”一年后情況調研,稅負雖然比“營(yíng)改增”之前增加,但與幾年前測算的翻番情況相比,確實(shí)下降了不少,遺憾的是還是沒(méi)能達到國家稅改政策的初衷,切實(shí)減輕企業(yè)的負擔。

建筑業(yè)同行近期繼續不斷發(fā)出呼聲,在行業(yè)主流媒體上發(fā)表了署名文章,其中以揚州市建筑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長(cháng)任壽松的《“營(yíng)改增”后稅負為何不降反升》、浙江省建筑業(yè)行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副秘書(shū)長(cháng)毛毳的《“營(yíng)改增”后出現的新情況和新問(wèn)題》、北京市建筑業(yè)聯(lián)合會(huì )劉國柱、姜婉婷的《北京地區“營(yíng)改增”實(shí)施情況調研》三篇最有代表性,從各個(gè)側面客觀(guān)地反映了“營(yíng)改增”兩年來(lái)對建筑行業(yè)的負面影響。

現在財政部、稅務(wù)總局的財稅﹝2018﹞32號文又下來(lái)了,把建筑業(yè)的增值稅率從11%調為10%,業(yè)內很多人順理成章地認為,由于“營(yíng)改增”造成企業(yè)負擔增加的問(wèn)題就此解決了,真實(shí)情況是這樣的嗎?說(shuō)造成的負擔一點(diǎn)沒(méi)減輕,顯然不客觀(guān),但如果說(shuō)大部分都解決了,那也只能說(shuō)是不切實(shí)際。

根據發(fā)布的2017年全國建筑業(yè)統計數據,我們可喜地發(fā)現,全國有資質(zhì)等級的總承包和專(zhuān)業(yè)承包88059家企業(yè)共完成建筑業(yè)總產(chǎn)值213953.96億元,同比增長(cháng)10.53%;實(shí)現利潤7661億元,同比增長(cháng)9.66%;新簽合同額254665.71億元,比上年增長(cháng)20.41%,走出了2015年以來(lái)的低谷。這是從總量上來(lái)分析,就全行業(yè)來(lái)說(shuō),建筑業(yè)作為國民經(jīng)濟支柱產(chǎn)業(yè)的地位是穩固的。

從新時(shí)代對發(fā)展質(zhì)量的要求來(lái)看,建筑業(yè)的發(fā)展仍然屬于粗放型的,發(fā)展質(zhì)量還有待提高。

為什么這么說(shuō)?看起來(lái)產(chǎn)值和利潤同步增長(cháng)了,但是產(chǎn)值利潤率卻從3.61%下降為3.58%,與2016年相比,總產(chǎn)值凈增20383.02億元,利潤凈增674.86億元,按照全行業(yè)的產(chǎn)利率3.58%計算,凈增的產(chǎn)值可增加729.71億元利潤,少增加的利潤原因多種多樣,但可以大膽的推斷,包括為“營(yíng)改增”消化掉的稅收負擔?,F在全社會(huì )都認為建筑業(yè)“營(yíng)改增”減負了,甚至傳說(shuō)減負了若干億元,那么非常簡(jiǎn)單的常識是減輕如此多的稅收,利潤應該相應增加,哪怕產(chǎn)值利潤率提高一個(gè)百分點(diǎn)也好,稍微改變一下建筑業(yè)幾十年微利行業(yè)的狀況,現實(shí)是產(chǎn)值利潤率未升反降,這就從一個(gè)側面反映,建筑業(yè)“營(yíng)改增”沒(méi)有真正形成建筑業(yè)發(fā)展的利好。

從理論上測算結果也驗證建筑業(yè)“營(yíng)改增”企業(yè)的實(shí)際稅負增加。某專(zhuān)家當年講課時(shí)舉例說(shuō)明建筑業(yè)生產(chǎn)經(jīng)營(yíng)過(guò)程:

假設:銷(xiāo)售收入95元,則購進(jìn)成本為60元,增加值應為35元。

銷(xiāo)項稅=95元x11%=10.45元

進(jìn)項稅=60元x11%=6.6元

購進(jìn)成本占銷(xiāo)售額的比例為63.2%

應交增值稅=10.45元-6.6元=3.85元

即也等于增加值35元x11%=3.85元

原建筑業(yè)營(yíng)業(yè)稅=95元x(1+3.41%)x3%=2.95元

建筑業(yè)稅負=3.85元-2.95元=0.9元,即“營(yíng)改增”后負擔增加。

從今年5月1日起,增值稅率從11%調為10%,仍用上面例子數據再套用有關(guān)模型:

銷(xiāo)項稅=95元x10%=9.5元

進(jìn)項稅=60元x10%=6元

購進(jìn)成本占銷(xiāo)售額的比例仍為63.2%

應交增值稅=9.55元-6元=3.5元

即也等于增加值35元x10%=3.5元

原建筑業(yè)營(yíng)業(yè)稅=95元x(1+3.41%)x3%=2.95元

建筑業(yè)稅負=3.5元-2.95元=0.55元

前后對比發(fā)現,稅率從11%降為10%,企業(yè)稅負從每95元多交稅0.9元減少為0.55元,減少幅度不小,但并沒(méi)有降低到低于交營(yíng)業(yè)稅時(shí)的稅負。這只是同口徑對比,尚未考慮在同一個(gè)文件上把上游供應材料從原先的17%下降為16%導致進(jìn)項稅進(jìn)一步減少的因素,如再計算進(jìn)去,稅負還會(huì )增加。

筆者2012年在紹興參加第10屆中國建筑業(yè)企業(yè)高峰論壇上有個(gè)演講:“建筑業(yè)營(yíng)業(yè)稅改增值稅的焦點(diǎn)在于抵扣難”,時(shí)隔6年,現在看為什么“營(yíng)改增”在建筑業(yè)試行兩年了,還沒(méi)能做到“營(yíng)改增”的初衷,真正為企業(yè)減輕負擔,當年列舉的以下10個(gè)方面問(wèn)題有一些引起重視得到了解決,但還有一些仍有待研究和進(jìn)一步完善。

1、甲方供料現象普遍,造成可抵扣進(jìn)項稅減少。

2、勞務(wù)用工無(wú)法取得進(jìn)項稅發(fā)票。

3、外購商品混凝土實(shí)行的是簡(jiǎn)易計稅(3%),即使按照現行調整的10%增值稅稅率,也明顯存在“政策性虧損”。

4、固定資產(chǎn)折舊與設備租金無(wú)法取得進(jìn)項稅發(fā)票。

5、水、電、氣等能源消耗,也無(wú)法取得進(jìn)項稅發(fā)票。

6、銀行貸款利息,無(wú)法取得增值稅專(zhuān)用發(fā)票。

7、企業(yè)在項目上取得的合同毛利(約3%左右),也不可能取得進(jìn)項稅發(fā)票。

8、地方材料及輔助材料,一般小規模納稅人開(kāi)不出增值稅發(fā)票?,F在市場(chǎng)監管抓得緊了,就“羊毛出在羊身上”,采用加價(jià)開(kāi)票出售。

9、業(yè)主工程款支付嚴重滯后,材料款支付多少只能拿到相應的發(fā)票,造成銷(xiāo)項稅與進(jìn)項稅時(shí)間上的差異,即使存在應收賬款,也不能減少或推遲確認銷(xiāo)項稅額,時(shí)間差造成企業(yè)實(shí)際上的稅負增加。

10、裝飾企業(yè)材料繁雜,供應商大多數無(wú)法提供正規增值稅發(fā)票。

以上10條如果都能接地氣地實(shí)事求是解決,例如:對于越演越烈的甲供材導致施工方進(jìn)項稅減少的問(wèn)題,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通過(guò)對施工方計稅銷(xiāo)售額中剔除材料價(jià)款的方式予以解決了;再例如:關(guān)于固定資產(chǎn)折舊與設備租金無(wú)法取得進(jìn)項稅發(fā)票的問(wèn)題,現在通過(guò)政策完善也基本解決了。因此,如果再進(jìn)一步對政策進(jìn)行針對性調整,即使維持110號文件確定的11%稅率不變,也就不存在“營(yíng)改增”后企業(yè)負擔加重的問(wèn)題,而實(shí)際情況并非如此。如何把稅制改革好的政策執行好,切實(shí)減輕負擔而造成行業(yè)和企業(yè)認可的好的效果,看樣子還有不少過(guò)細的工作可做。例如:在有關(guān)文件里,對從事建筑勞務(wù)或包清工企業(yè),規定允許選擇簡(jiǎn)易計稅辦法計征增值稅,也就是可以一般計稅,也可以簡(jiǎn)易計稅,文件是針對勞務(wù)企業(yè)的,貌似非常合理,但是真正在現實(shí)中是怎么執行的呢?這個(gè)3%簡(jiǎn)易計稅的稅款是總包企業(yè)代繳的,由于建筑勞務(wù)緊缺,勞務(wù)企業(yè)除了工人工資加管理費沒(méi)有其他繳費來(lái)源,這3%讓勞務(wù)企業(yè)交,誰(shuí)跟著(zhù)你干?

再例如,上面第8條與第10條提到的地材及裝飾材料問(wèn)題,通過(guò)增值稅鏈條的相互制約,不開(kāi)票的漏洞補上了,但新的問(wèn)題來(lái)了,市場(chǎng)上幾乎無(wú)一例外地采用材料原價(jià)款加上應繳稅款后加價(jià)開(kāi)票出售,增值稅從理論上的“價(jià)外稅”,又回到實(shí)際市場(chǎng)的“價(jià)內稅”上去了。企業(yè)負擔怎么減得下來(lái)呢?

另外,說(shuō)好的“將現行商品混凝土簡(jiǎn)易計稅辦法調整為一般計稅辦法,增加建筑業(yè)可抵扣進(jìn)項稅額”,為什么一直沒(méi)能見(jiàn)諸文件呢?3%簡(jiǎn)易計稅和現在10%一般計稅中間相差7個(gè)百分點(diǎn),讓施工企業(yè)來(lái)負擔,無(wú)論從增值稅鏈條抵扣理論上,還是放在桌面的實(shí)際中都說(shuō)不通。用企業(yè)的話(huà)說(shuō),現在商品砼的價(jià)格已漲得不像話(huà)了,還是只能按3%來(lái)抵。更何況外購商品混凝土支出占可抵扣支出項目總額的比重超過(guò)20%,是可抵扣進(jìn)項稅額的重要來(lái)源,是明顯可以合理減輕企業(yè)負擔的一環(huán),希望能引起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的高度關(guān)注。

還有應該放在議事日程研究的,是企業(yè)貸款利息在銀行由于拿不到增值稅專(zhuān)用發(fā)票,從而無(wú)法進(jìn)行抵扣的問(wèn)題。這又是為什么?筆者曾親耳聽(tīng)到有關(guān)行政管理部門(mén)的處長(cháng)宣講“營(yíng)改增”時(shí)說(shuō)過(guò),“在建筑業(yè)營(yíng)業(yè)稅改征增值稅的鏈條上不存在任何不能抵扣的環(huán)節”,金融部門(mén)也進(jìn)行“營(yíng)改增”了,為什么不能開(kāi)出可供抵扣的“專(zhuān)票”,而造成鏈條上出現脫節?要知道建筑業(yè)可是實(shí)體經(jīng)濟,要做大做強建筑業(yè),絕對離不開(kāi)金融部門(mén)的支持。目前,不少特級資質(zhì)總承包企業(yè)的單家銀行授信都在5~10億元,也有少數大集團企業(yè)多家銀行授信額度累計達幾十億元的,假設都按最低5億元貸款額度測算,5億元x8%(貸款利率)=4000萬(wàn)元。若把4000萬(wàn)元的專(zhuān)用發(fā)票開(kāi)給企業(yè),無(wú)疑又可以合理合法地減輕企業(yè)的負擔。

以上是從宏觀(guān)層面來(lái)分析的,站在企業(yè)層面涉及到的問(wèn)題更多、更具體,據調查:

1、稅率調整對新承接一般征收工程項目沒(méi)有減負。

2018年4月9日,住房城鄉建設部辦公廳通知:“按照財政部、稅務(wù)總局關(guān)于調整增值稅稅率的通知(財稅﹝2018﹞32號)要求,現將《住房城鄉建設部辦公廳關(guān)于做好建筑業(yè)營(yíng)改增建設工程計價(jià)依據調整準備工作的通知》(建辦標﹝2016﹞4號)規定的工程造價(jià)計價(jià)依據中增值稅率由11%調整為10%。請各地區、各部門(mén)按照本通知要求,組織有關(guān)單位于2018年4月底前完成建設工程造價(jià)依據和相關(guān)計價(jià)軟件的調整工作”。換句話(huà)說(shuō),新承接工程向建設方結算的總金額也隨著(zhù)11%調為10%而下降,施工企業(yè)沒(méi)有因降稅率而獲益。

2、對原承接一般征收工程項目的客觀(guān)分析。

(1)如果建設方對未完成的工作量變更合同,則該稅率調整對施工企業(yè)無(wú)實(shí)質(zhì)意義。因為施工企業(yè)做不到與房地產(chǎn)開(kāi)發(fā)企業(yè)真正平等。開(kāi)發(fā)商根據稅率調整變更合同相當容易。

(2)如果不變更合同,繼續執行原合同,則由于主要材料的稅率由17%降至16%,故能取得的專(zhuān)用發(fā)票部分與銷(xiāo)項稅率的下降抵銷(xiāo);唯一能給建筑業(yè)施工企業(yè)降低稅負的是原混凝土和不能取得專(zhuān)用發(fā)票的部分(如人工費、業(yè)務(wù)費等),預計給企業(yè)降低稅負4‰左右。

所以不能只看表面11%降為10%就認為減了1個(gè)百分點(diǎn)的稅,企業(yè)細分析后減輕稅負可以說(shuō)是微乎其微。

當然,站在企業(yè)發(fā)展層面如何適應“營(yíng)改增”?這要從企業(yè)管理上做文章,因為調研中也確有少數企業(yè)反映“營(yíng)改增”特別是11%調為10%后是減負的,仔細分析這類(lèi)企業(yè),一是大型、特大型的企業(yè);二是“營(yíng)改增”之前就是管理非常規范的企業(yè);三是幾乎百分百地采用了材料從網(wǎng)上集中采購的企業(yè),做到“四流合一”(資金、材料、合同、發(fā)票),“營(yíng)改增”倒逼企業(yè)加強管理,節約了采購成本。所以,占建筑業(yè)90%以上的中小企業(yè),要學(xué)習大企業(yè),順應“營(yíng)改增”的要求,堵塞管理漏洞,也逐步從現在的不適應和負擔加重走向適應并減輕負擔,從而促進(jìn)企業(yè)發(fā)展。

因此,建議有權部門(mén)深入建筑行業(yè)聽(tīng)取意見(jiàn),特別是要深入到廣大民營(yíng)建筑企業(yè)(央企和大型國企通過(guò)分包模式,已經(jīng)感受不到市場(chǎng)不公平競爭帶來(lái)的抵扣不足和無(wú)法抵扣的負擔),通過(guò)“營(yíng)改增”政策更大地釋放出建筑業(yè)發(fā)展的潛力,使建筑業(yè)為“兩個(gè)一百年”目標做出更大的貢獻。


首頁(yè) 關(guān)于長(cháng)城 公司資質(zhì) 新聞文化 工程案例 品牌建設 人才招聘 黨群工作 聯(lián)系我們

聯(lián)系我們:

辦公室電話(huà):0513-86115368   

市場(chǎng)部電話(huà):0513-80238622

傳真:0513-86511575

郵箱:bgs@ntccjs.com

地址:江蘇省南通市通州區文昌路668號

分公司:

南通長(cháng)城建筑科技有限公司

上海管理公司

南通管理公司

通州管理公司

新疆分公司

大慶分公司

海南分公司

蘇北分公司

南通分公司

南京分公司

      更多

友情鏈接 中華人民共和國住房和城鄉建設部 江蘇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 南通市城鄉建設局南通職稱(chēng)網(wǎng) 江蘇建設人才招聘網(wǎng) 南通市人事考試網(wǎng)
Copyright@2018-2021 版權所有:南通長(cháng)城建設集團有限公司蘇ICP備2022049419號-1